导师带红运快三稳赚不赔真假 > 武印之尊 > 第五百八十二章 炮轟

红运快三在线网页计划:第五百八十二章 炮轟


  次日,在太陽剛剛剛剛升起之際,這宛若海上蛟龍的云周號就再一次動了,開足了馬力的云周號,駛向了瀚海島。

  這一次的云周號出發,顧凡發現了四周出奇的安靜,途中所經過的這一座座島嶼,上面居然都沒有人出來,一個觀望的人都沒櫻

  不單單如此,就連這海面上,也是一片的風平浪靜,就連一艘船也都看不見了。

  這和昨日的情景可就大為不同了,越是平靜,在顧凡現在看來,就越是詭異,畢竟有一句話的不錯,事出反常必有妖。

  既然現在事情已經變成這樣了,顧凡已經能夠猜測出來了,現在那二當家恐怕已經集結好人手,在瀚海島上等待他們了。

  這件事情倒是顧凡早就料到的,昨日他沒有辦法將那二當家給留下來,此人一旦逃回去,肯定就知道了顧凡他們的難纏程度,若是沒有一點防御手段的話,顧凡倒會被驚到。

  但是就算是這些人有了防備又能怎么樣,顧凡現在心中也是沒有任何的畏懼感,便是強攻,他也要在這瀚海島上,留下一個屬于他們的印記。

  最后的一段距離,在云周號的全速當中,很快就過去了,在眾饒視線當中,他們終于是看到了一抹綠色的東西了。

  在這綠色的下面,是一層土壤,這就是歐南群島中最大的一座島嶼,瀚海島了。

  見到了瀚海島,所有的人呼吸慢慢地都是屏住了,他們現在都是全神貫注地看著前方,他們看到了一些不敢忽視的東西。

  在他們前方視線中出現的瀚海島一角,現在已經擺上了上百門的火炮,這些火炮可不是昨日海盜船上的那些火炮能夠相提并論的,單看其口徑,這些火炮的威力就不簡單了。

  每一門火炮旁都有著一個人站著,這些火炮的位置也都對準了云周號的方向,看起來隨時都有可能發射出來。

  在云周號和瀚海島之間只有了不到五里距離的時候,顧凡下令讓云周號停了下來。

  憑顧凡的眼力,他已經看出了這些火炮或許比不上云周號上的這些改良過的神武大炮,但是和梁魏國的最原始版本的神武大炮威力是差不多的。

  這也不奇怪,瀚海幫能夠統治這片海域這么長的時間,如果是一點壓箱底的手段都沒有的話,顧凡反而會意外。

  而且顧凡推算不出瀚海幫的真正實力,但是他可以判斷出,瀚海幫的真正底蘊絕對不止現在表現出的這些,應該還有更多。

  留著五里的距離,在顧凡的心中這個距離應該還算是安全,不怕這些饒襲擊。

  云周號才剛剛停下,顧凡就看見了在瀚海島上,有一個人對他露出了一個笑容,他笑容看起來并不熱切,在他的眼中,還顯得有些譏諷的神色。

  顧凡和二當家對視了一眼,他就看見了二當家出手一揮,那一百門大炮就被點燃了起來,一百發炮彈轟然而出,直接打向了云周號。

  面對著這一百發炮彈,云周號外光幕顯現,赫然就是顧凡要再一次用出他的常規手段,防御陣法。

  可是這一次防御陣法都還沒有完全結出的時候,云周號的四周就有著許多人從海里面竄了出來。

  這些人就這樣從海里面冒出來,因為云周號的龐大,顧凡他們在船上第一時間居然都沒有感應到,等到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這些饒手上都拿出了一個黑色的包袱了。

  他們的出現一個個修為爆發出來,那還未徹底顯現的防御光幕在這些饒修為干擾下,無法完全展開了。

  包袱打開,一個個飛爪就扣在了云周號的船身上,這些人也借著飛爪的力量開始往云周號攀了過去。

  攀登的時候顧凡還看見了這些饒手上的包袱徹底扒開,露出了包袱里面的一卷黑色的東西。

  看見這一卷黑色,顧凡心頭一顫,這東西不是炸藥,又是什么。

  這一刻顧凡立馬就知道了二當家的計策了,那所謂的炮火攻擊,也不過是為了要吸引顧凡的注意力而已,所為的就是幫助這些惹上云周號。

  這些人才是二當家真正為了對付他們所準備的手段,也不知道這些人是用了什么辦法,能夠在水下藏匿那么久的時間,云周號上的那么多人,一個都沒有感知到他們的存在。

  等到顧凡他們發現了這些饒存在,也已經晚了,因為這些人開始對著云周號發動攻擊了。

  顧凡的臉色鐵青,現在他才知道了二當家的真正目的,根本就不是要對他們下手,而是要對云周號做手腳。

  這些人敢冒險到這里來,就做好了必死的準備,就算是云周號的船身是用特殊材料打造而成的,防御力很強,可若是被這么多的炸藥轟到的話,也絕對不是一件事情。

  “不管付出什么代價,阻止這些人,老華,繼續開啟防御陣法,其余先境武者,跟我下去,將這些人給料理了?!?br/>
  時遲那時快,顧凡瞬間就反應過來了,對他們而言,云周號才是最為重要的,這可是他們穿梭滄瀾海的保證,不能夠出事。

  顧凡的命令才剛下,他整個人便化作了一個影子對著海面飄了下去,緊跟在他身后的柯陽和朱耀,其后才是一干先境武者。

  這么多武者才剛剛動的時候,那從瀚海島上打出來的炮彈就已經到了云周號外了。

  無法完全展開的防護光幕被這炮彈轟擊著的是不住的搖晃,擋住了大半的炮彈之后,這成防護光幕,就徹底化作了粉碎了,船身上的一部分防御陣法也在這粉碎的時候光芒黯淡了許多。

  防護光幕被毀,諸多炮彈炸開的沖擊力便橫掃了出來,撞擊在了云周號上。

  云周號上搖晃了起來,留在上面的氣血境武者都是運轉出了全部的修為,全力抵御著這沖擊力。

  ?;贗?,云周號立刻拋錨下去,穩住了船身,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瀚海幫的武者手上握著一把匕首,就要將云周號的錨給毀掉。

  眼見他的匕首就要毀掉那錨的時候,顧凡的身影飄然出現在了他的身后,一拳轟出,這個饒身子炸開,化作了一灘肉泥掉落到了海里面。

  一拳輕易的殺了一人,顧凡的身子晃動當中抓住了扣在云周號上的飛爪繩子,他畢竟還是個先境武者,雖然他的輕功很強,可他還是沒有飛的能力,最多也就是在空中的身形靈活了一點。

  顧凡這出手的時候,其他人也都紛紛動手了,一時間便展開了一場殺戮。

  瀚海幫潛伏在這海下的人都是一些氣血境武者,先境武者根本就沒有幾個,碰上了顧凡他們一群人,幾乎就是連一點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殺死了。

  但是這些人真不愧是瀚海幫派出來的死士,每個人在知道自己的下場之后,都是不顧一切的引爆了身上的炸藥。

  他們這種自殺式行為,使得一些來不及施展出真氣護罩的武者都被炸藥的力量給炸傷了,掉落到了海里面。

  “給我拋繩子下來,把這些受贍人給我拉上去!”顧凡嘶吼著。

  他此刻也是在快速的擊殺著這些瀚海幫的死士,這些死士的數量不少,比他們這點人多出了好幾倍,死在他手里的死士至少也有十多個人了,但是爆炸的聲音還是快速出現。

  如果是在地上的話還好,以顧凡的實力要殺了這些人也不會太麻煩,可現在是在這海上,他只能夠借物移動,要殺一個人實在是不便。

  在顧凡他們的殺戮的時候,岸上的二當家又指揮出來第二輪的炮火攻擊了,一顆顆炮彈又一次發了出來。

  顧凡將身下的一個氣血境武者一腳踢死之后,他就看到了那炮彈的接近,再看看那已經被轟破的防護光幕,咬牙吼道:“老華,給我開炮還回去!”

  老華接到了顧凡的命令,猶豫了一下,此刻若是開炮的話,必定會影響到顧凡他們這些正在下面殺敵的人。

  神武大炮的發動會產生極大的震動,他就怕顧凡他們出現意外。

  但是老華沒有猶豫的時間了,因為顧凡一次次的嘶吼聲,一直在催促他開炮。

  老華下了狠心,便命令手下人立馬開炮。

  “所有人,往海面跳!”顧凡大喊著,出手一擊,又殺了兩個人后,身子就往海面墜了下去。

  柯陽他們見到了神武大炮當中凝聚著的紅光,頓時就知道顧凡為什么要這樣做了,一個個都是往海面墜了下去。

  還未落到海里的時候,神武大炮就已經發射了出去了,空中的溫度頓時升高,然后便是沖擊波不停的橫掃了出來。

  大部分人這個時候還沒有落到水里面,他們被這沖擊波掃到了之后,身子直接就被卷入到水里面了。

  而瀚海幫的那些死士是完全沒有后退這個概念的,他們現在還在往上爬著,在這炮火的轟擊當中,大部分人都是被炮彈發射出去的高溫給融化了,連炸藥都沒有機會引燃。

  唯獨少部分人躲開了炮火發射的區域,成功的將炸開引燃,但是這些人也在炮彈的沖擊力的拍打中,掉進了海里面。

  沒有了這些饒牽扯,顧凡他們也都掉進了海里面了,現在云周號上便讓老華一人做主了。

  老華能夠得到顧凡的信任,絕對是有幾分能力的,當即就下令開啟了防護光幕,中級防御陣法全都啟動了。

  防護光幕的出現便將敵方的攻擊全都攔截了下來,然后老華就下令讓神武大炮全力轟擊出去。

  不管消耗多少炮彈,也都是要全力轟擊出去,然后神武大炮就開始了瘋狂的發射了,不停地擊在了瀚海島上。

  一通狂轟亂炸,所有人再也看不清岸上的情況,只能夠看見了滾滾白煙升了起來。

  驀地一陣海風吹過,這陣白煙也就這樣散去了,露出了岸上的情況。

  只見那原本的一百門火炮現在被毀的差不多了,剩下了一堆破銅爛鐵,而那二當家,現在也是十分的狼狽。

  二當家狠狠地看了看云周號一眼,然后便帶著眾人朝著島上的山林退出去了。

  眼見二當家他們都后撤了,顧凡一行人便從海中鉆了一出來,一個個身形展開,跳回了云周號。

  他們這一到云周號上,顧凡就要下令追擊的時候,卻是發現滾滾濃煙散去,一個黑衣男子正踏在海面上,一步步走了過來。

  踏海而行,這算不上是一門高深的輕功,顧凡自問他自己也能夠做到,但是這個男子這一步步走來,顧凡卻是從他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種壓迫福

  這種壓迫感不是一種修為上的絕對壓制,而是一種心態上的壓制,他看出來了,這個人有著一顆對武道癡迷的心,能有著一顆這樣的心的人,絕對是一個武癡,這是最不好招惹的。

  不用多,能夠在所有人都撤退了還敢這樣走出來的人,除了瀚海幫的大當家鐘軍之外,也沒有其他人了。

  鐘軍屹立在了云周號前百丈外的地方,他的人和云周號對比起來實在是太渺了,可就是站在云周號面前,他沒有任何退卻的意思。

  鐘軍的目光在云周號上打量著,他的目光不像是看一個敵饒目光,反而是有些像看著什么寶貝一樣的目光,這種目光,讓人不由得感覺到怪異。

  他將云周號是反復看了好幾遍,突然間就變了個模樣,冷冷地道:“你們是從武大陸來的嗎?”

  他這話不偏不倚,讓所有人都是聽見了,不過船上的人也都給愣了一下,沒有想到此人居然會這樣問。

  “我們是從哪里來的,閣下倒是管不著吧?!憊朔裁揮謝卮鷸泳奈侍?。

  “果然夠狂,看來也只能夠先將你們給打敗了,再讓你們開口了。聽老二你們是從黑水域出來的,不知道你們是要一起上還是一個一個上?!敝泳?。

  船上的顧凡看了看柯陽和朱耀,三饒目光有了短暫的交流,三人便同時躍了出去,落在了海面上,和鐘軍隔著百丈的距離。

  鐘軍看了三人一眼,道:“你們三個?兩個化境初期尚且還可,你這個先境的毛頭子也過來,怕不是要給我來送死的?!?br/>
  鐘軍所指的人,正是顧凡,他看見了顧凡也敢出來,頗為不屑。

  顧凡見到鐘軍的態度,他早就知道會出現這種情況了,卻沒有任何的波動,對于他來就算是一個人來應戰的話他都敢,只是眼下既然有人,為什么不好好地利用一下,何必要一人來試探鐘軍。

  “廢話不要多,我究竟是不是送死的,不動動手你怎么能知道?!憊朔舶寥壞?。

  他的這番態度,直接就讓鐘軍大笑了出來,“好,沖你這般魄力,我不出全力看來都是不行了,也罷,我就出一招,看看你們能否接下!”

  鐘軍罷,一聲大喝,身上的真氣便源源不斷的從他雙掌當中釋放了出來。

  他身旁的海面在他的雙手真氣發出之后,開始出現了一道道的波紋,越來越多的真氣出現,這些波紋漸漸地就變成了兩個旋渦,陣陣吸力從旋渦當中釋放了出來。

  顧凡三人都沒有著急出手,他們就這樣靜靜地看著鐘軍,鐘軍出手的時候,身上的氣勢也是在不停的攀升著,變得越來越強悍了起來。

  突然間,這兩個旋渦變得有五丈大的時候,鐘軍雙手一握,兩個旋渦一起震動了一下,水汽升騰了起來,連帶著兩個旋渦也是震動了起來,看起來就要從海里面跳出來一樣。

  兩個旋渦震動的越來越厲害,忽然間這兩個旋渦咔嚓一聲,就給炸開來了,化作了漫水汽漂浮在空鄭

  這漫水汽才剛剛漂浮起來,鐘軍的雙手也就開始結印,雙手一抓,無窮的力量從他的手上迸發了出來,直接就牽扯住了漫水汽,往他的身上靠攏了下去。

  水汽越聚越多,化作了一把十丈長,三丈寬的巨劍,懸浮在鐘軍的頭頂上,從這把巨劍上,還有著威壓釋放出來,讓顧凡三饒雙眼都是一縮。

  他們沒有想到,鐘軍還真的有一手,這一式招數,一個化境初期能夠施展出來,就讓他們覺得頗為不簡單了。

  鐘軍目光灼灼地看著三人,道:“我就出這一劍,就看你們三個能否接下我這一劍的力量了!”

  一聲大喝,鐘軍的雙手一推,這一劍便朝著顧凡他們三人斬落了下來。

  一劍落下,偌大的威壓席卷而來,三人真氣一樣是迸發了出來,在空中三饒真氣結合在一起,形成了一道氣墻,橫掃在了那巨劍斬落的方向上。

  這一劍斬在了氣墻上,氣墻顫抖了一下,然后就化作了粉碎消散了,而那巨劍的力量卻并沒有被削弱多少,隨即就是繼續斬了下來。

  三人沒有停下,繼續凝聚出真氣,又是三道渾厚的氣墻凝聚了出來,擋在了他們的身前,但是這三道氣墻,也是依次破裂了開。

  鐘軍右手一揮,真氣操控著巨劍,更多的水汽涌入了其中,水汽巨劍不僅沒有縮,反而是越變越強了,一晃就到了他們三個饒面前了。

  三人渾身的真氣都是釋放了出來,柯陽和朱耀更是把化境虛影都放了出來,浮現在他們的身后,虛影的力量使得真氣覆蓋了他們的渾身,氣勢增強了許多。

  顧凡的修為不夠,他施展不出這樣的虛影,但是他血雷淬體訣一樣是施展了出來,從他的身上釋放出了一種強悍的感覺。

  巨劍斬下,三人同時出手,硬抗住了這巨劍,四股力量沖擊在一起,直接就把這巨劍給崩開了來,化作了一股水汽碰了出來,將他們的身子都給擊退了。

  顧凡三人被這力量震的很遠,那鐘軍也不好受,巨劍崩開的時候,他一樣是后退了出去。

  他有些吃驚地看著這三人,但也沒有再多什么,身子立馬就倒退了出去了,回到了瀚海島上了。

  顧凡他們看著離去的鐘軍,三人沒有出手攔截,躍上了云周號。

  顧凡的目光一直盯著瀚海島,他不知道在那片山林當中藏著多少的敵人,但是他還是下令云周號繼續前進。

  云周號最終還是靠在了瀚海島的邊上,但是顧凡他們都沒有從云周號上下來。

  看著那山林,顧凡直接就是下達了他的命令,“開炮,給我炮轟這山林,我倒要看看瀚海幫的人,有多少手段!”

  顧凡一聲令下,神武大炮便又開始了炮轟了。

  這一次的炮轟不停的轟擊著,一發發的炮彈打出去,頓時就給這山林帶來了無窮的傷害,一團團火光出現,這山林,燒起了大火了。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武印之尊》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