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知道红运快三结果:第三百五十一章逐鹿天下33


  恰此時,奴仆敲門,她躺在榻上道:“何事?!?br/>
  奴仆道:“圣上有請?!?br/>
  云歸想了想,還是下床去了。

  她住的地方離修竹公子并不遠,她剛到門口,門口奴仆便道:“圣上讓陛下來了直接進去就是?!?br/>
  云歸推門進去。

  修竹公子正臥于榻上,垂著睫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著了一件中衣,看起來清俊的很。

  她走過去坐下,溫聲道:“夜這般深了,還不休息?有什么話,明日也是來得及的?!?br/>
  修竹公子握住她的手,悵然道:“這些時日來,我在反思自己的所作所為,明面上我自己并不困于性別之分,認為女子也可以有大作為。甚至我愿意將國家同你一起分享,卻仍舊將你看作是應當被我庇佑的夫人,將你看成是我的所有物,并沒有尊重你的意見。所以才會在那時口出無狀?!?br/>
  “你心里有我,我自然是高心?!痹乒橄勸哺?,才道,“夫妻之間,有什么過不去的呢?我只是想,不論遇到什么事情,咱倆應該互相商量,而不是斷然否決?!?br/>
  修竹公子欲言又止。

  云歸直道:“我知道你已經比這個世上絕大部分男人要好得多,你已經比他們更尊重女性了。這些時日,我沒有來找你,只是想讓你明白,我是你的夫人,我會同你生氣會同你發脾氣,卻不會那么輕易離開你。而不論我做什么,歸根結底都是有利于你的,你要相信我?!?br/>
  云歸想了想,又道:“在當時那個情況下,如果我和你爭論,只會不歡而散?!?br/>
  修竹公子頓了頓,還是實話實:“其實我后來想了很久,我沖你發火,并不是因為你不聽我的,讓我感覺管束不了你,而是覺得……我很怕,怕你離開我?!?br/>
  童年被滅族的事,成長過程中為了復仇不斷積累自己勢力時不斷被背叛的事,讓修竹公子對于自己在意的人會離開自己這件事感到極度恐懼。

  他從未親口出,卻在行動中顯露無疑。

  云歸不為他的行為生氣,只覺得他可憐。

  隨著云歸的心越來越靜,越來越抽離出整個世界,她大多數時候去審視自己的遭遇,去看下百姓,都不大生氣,只覺得他們可憐。

  誰不可憐呢?浸在苦海里,在人生八苦中沾染了個遍,些微的甜也不過是裹了糖衣的黃連,究其根本,還是苦澀到讓人皺著一張臉。

  她可憐修竹公子。

  她抱住他,親了親他的臉頰,像一位母親在安撫夜里驚醒的嬰兒:“夫君,你要我多少遍都可以的,我不會離開你。除了你身邊,我無處可去?!?br/>
  她在謊。

  除了修竹公子身邊,下她都去得的。

  只是,有時候為了安撫別人,謊也沒什么。

  當人們沉浸在痛苦中時,他們需要的并不是一個人揭露出苦難真相,讓他們清醒,而是需要一個人用溫柔的話去安撫他們受贍心靈。

  云歸自己被背叛過,傷過痛過哭過,這世上的大多數苦難她都一一品嘗過。

  正因為她自己受過傷,所以她才對別人心懷憐憫。

  這下的人各不相同,有些人受了傷便會生氣,有極大的破壞欲,巴不得下所有人都像她一樣的不幸。

  然而這下有些人卻是因為自己受過傷,反而想讓別人能夠過得好一些,自己痛過,所以不希望別人重蹈覆轍。

  云歸是第二種。

  她的懷抱很溫暖,她的聲音很溫柔。

  修竹公子聽了,心中卻極是悲痛難過,既貪念溫暖,又恐懼溫暖的離開。

  這世上的大部分人都是這樣,久居黑暗,當再次面對陽光的時候,就舍不得放手了。

  云歸是他們的陽光。

  修竹公子緊緊的抓住她的袖擺,悲痛道:“可我是殘廢?!?br/>
  他嗓音一噎,出來了。

  他出來了。

  他將他耿耿于懷,不應當告訴他人知曉的事出來了。

  歸根結底,殘疾這個事情一直壓在修竹公子心頭。

  他遭遇了太多的事情,以至于一直都是用自傲來掩飾自卑,而殘廢這個事情如同一塊巨石一樣摧毀了他堆積出來的虛假的自傲,從里到外他都透露著自卑,在別人面前,他尚且可以維持著虛假的外殼,然而在云歸面前,他卻再也無法維持了。

  他是殘廢,他滿手血腥,他是倌出身,這些事情一樁樁一件件的都壓在他心頭,讓他沒有法子掙脫出來。

  云歸抱著他,認真道:“我不會拋棄你的,只是有時候,為了未來能夠更好的過日子,不得不分開一段時間?!?br/>
  她撫著他的背,像在哄孩子:“夫君,你我百年歸后,無論是青史留名或遺臭萬年,你我名字總是擺在一塊的,美名贊譽亦或唾罵你,我一起承擔?!?span id="contenttips" style="color:red;font-weight:bold;">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好好的人說黑化就黑化》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