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带红运快三稳赚不赔真假 > 帝姬傳奇:華都幽夢 > 【四】月將沉40┇漓風將她擁入懷中,這樣她才不會被人奪走(3K+)

红运快三电子走势图免费版:【四】月將沉40┇漓風將她擁入懷中,這樣她才不會被人奪走(3K+)


  敏妃這近乎瘋狂的舉動,令在場所有人都大驚失色。

  “幽夢……”

  眼看女兒落入如此危險境地,咲貴妃比誰都緊張,心都要躥出胸口,禁不住邁步上前想將她奪回來,卻被敏妃厲聲喝止。

  “都別過來!”

  敏妃挾持著幽夢,警惕地轉換方向,讓眾人看到她有多堅決。

  “現在小公主在本宮手里,誰敢輕舉妄動,我便刺穿她的脖子!”

  她的狠話,她的動作,讓人們不禁聯想到盧氏的死。盧氏也正是這樣被人用玉簪活生生地扎死,所以眾人都更加確信了敏妃是殺害盧氏的真兇,而此時小公主將很有可能變成第二個盧氏。

  漓風隱藏在百官之中,敏妃看不到他這里,但他也是全身緊繃,握緊了拳頭。他自然是很擔心幽夢,但他知道敏妃手里的金簪離幽夢喉嚨是密無空隙的,任憑他輕功再快,只要敏妃有一點察覺,受到刺激的她只要稍稍一用力,公主就……

  想到這里,他又不得不逼自己保持冷靜,尋找著出手時機。

  “馮淑玥!”

  皇帝這一聲,積蓄了滿腔的怒火,敏妃抬頭相迎,凄然一笑:“陛下,臣妾在這?!?br/>
  “你竟敢當眾造反!”皇帝一掌重重拍在了龍椅扶手上,“朕命你立刻把幽夢放開!”

  “陛下,臣妾知道自己活不成了,可她是你最心愛的女兒,還是你籠絡沐王府的籌碼……”敏妃邊說,邊將陰冷的目光遞向幽夢,隨之手心加一把力,簪尖更逼迫幽夢,“你忍心看她死么?”

  皇帝陷入可怕的沉寂。梅自寒也甚想救她,可有心無力。

  幽夢穩住自己的心緒,唇角輕揚:“敏娘娘,你這是何必呢?”

  見她還能如此鎮定地笑出來,敏妃猶如受到挑釁:“你個小賤人!給我閉嘴!”

  幽夢心里清楚:她暫時不會殺我,要殺她在剛才擒住我的一剎就殺了。她既然想留著我做人質,就說明我的命能為她換取巨大的利益,這比直接讓我死更有用。

  幽夢不想坐以待斃,她要試著攻破敏妃心防,瓦解她這強烈的意志,只要不激怒她,自己就有機會脫身化險。

  她看似從容,內心卻極為謹慎地醞釀措辭:“我知道你討厭我,可眼下這場合,殺了我,對你有什么好處???”

  “好處多得去了?!泵翦謁?,用只有她們兩個聽到的音量說道,“你看看鳳椅寶座上的皇后,她巴不得要你死?!?br/>
  幽夢順著她的話望向皇后,果真能看到皇后眼底的森森寒意。

  “今日你有本事扳倒本宮,他日就能扳倒皇后。小公主,你現在能耐大了,還真不能小覷了你???”敏妃冷笑入耳,猶如鬼魅,“留著你遲早是個禍害,你死了,你母妃也完了?!?br/>
  幽夢又本能將視線朝母親渡了過去,咲貴妃一和女兒對視,更是不舍得緊,看到母妃那滿眼的揪心之色,幽夢目光不由得溫軟許多,暗覺心疼。

  敏妃卻很樂意見到這對母女難受,得意地告訴幽夢:“如果我替她拔去你這顆眼中釘肉中刺,皇后還會顧念我這份功勞,善待我的女兒?!?br/>
  幽夢心底豁然一亮,唇邊旋即綻放,罌粟般艷冶又劇毒的笑容,她甚至笑出了聲。

  “你笑什么!”

  “我笑你啊敏娘娘,你都走到絕路了,竟然還肯給人當刀使?”幽夢漸次將笑收斂,殘余一抹冷艷,“你真的以為皇后會念著你的好,而把幽柔姐姐視如己出?”

  敏妃底氣有些泄,但不愿承認:“為什么不會?”

  “你做了這么多惡事,今日若再殺了我,父皇必然恨你入骨,要將你馮氏一族挫骨揚灰?!庇拿甕漚咨系酆蟮姆較?,“即便你死了,這種恨也難以消散,誰能保證父皇不會遷怒你的女兒?”

  這些話依舊只說給敏妃一個人聽,旁人都聽不到,而敏妃的臉色確實變了,變得慌亂,不確定起來。

  “倘若幽柔姐姐失去父皇的憐愛,皇后還會去維護她么?”幽夢很明顯地感覺到,敏妃手里的那支步搖,簪尖在她的肌膚上顫抖,“皇后會為了一個失寵的皇女,罪人所生的女兒,而去忤逆父皇?她會么?你跟在皇后身邊,為她出謀劃策這么多年,她是什么心胸?你心知肚明?!?br/>
  “休要在這里挑撥離間!”敏妃急于穩住底氣,并加重力道地向她示威,“你真以為我不敢下手!”

  激動之下,她一時收不住手,簪尖便在幽夢頸上劃出一道一寸長的傷口,像針撕裂肌膚,幽夢感覺到了一陣尖銳的刺痛,她咬牙強忍著沒叫出聲。梅自寒的視角恰好能看到她痛苦的神情,眉心驟是一緊。

  傷口雖不深,卻有鮮血隨之泌出,咲貴妃看得既害怕又心痛,眼淚立馬涌了上來。

  就連站遠一些的漓風,都能看清她脖子上有條很明顯的“紅線”,他俊目緊迫瞪著,心想不可以再拖了,公主在那個瘋女人手里太危險了!

  咲貴妃眼里多了幾分懇求:“敏妃,你放開我女兒,你有什么條件本宮都答應你!”

  敏妃望著她不禁失笑:“呵……你能答應我什么條件???”

  咲貴妃不說話,抿著微顫的嘴唇。

  “你能替我認罪?承認人是你殺的?”

  咲貴妃淚水覆蓋的眼光又冷了下來,恐怕就連敏妃自己都沒發現被她歪打正著說中了,盧氏還真是咲貴妃下的手。

  “還是說,你能脫下你貴妃的華冠,換我來戴?”敏妃雖然在笑,卻透著凜冽的恨意。

  咲貴妃拿出她的強勢:“馮淑玥,本宮知道你恨的是我,你要殺就殺我!”

  敏妃當然不甘心,她和姜婉笑斗了一輩子,最后還是輸得徹底,她凄狂長笑一聲:“我是恨你,可我不想殺你!”

  說罷,她脅迫幽夢轉了面向,正對那九五之尊。

  “陛下,我想一命換一命?!?br/>
  皇帝怒意暗涌的雙眸狠狠絞住她:“你想要朕不殺馮淑瑥?”

  “沒錯?!泵翦瓢戀匕菏?,帶著幽夢靠近馮淑瑥身畔,“臣妾要陛下賜家兄一塊免死金牌,并且當著滿朝文武的面承諾,定會保全家兄性命,君無戲言!”

  天威豈能遭受這等挑釁,皇帝忍無可忍,怒焰噴?。骸胺潘?,你竟敢威脅朕!”

  敏妃早就豁出去了,她提醒皇帝看看她手里的籌碼:“陛下可以不聽,就看小公主在您心目中,到底重不重要了?”

  “陛下……”咲貴妃轉身跪立階前,聲淚俱下,“臣妾就這么一個女兒,她已經承受過無情的傷害,再不能有什么閃失,你就答應了她吧……”

  她話里有話,她在暗示幽夢被太子糟踐過那事。

  皇帝臉黑得似描了重墨,他不能開下這個金口,否則將如此逆臣赦免,他會在朝臣之中失去威信。一國之君被一個婦人拿捏,他會成為天下人的笑柄??傷湍莧米約旱吶??

  皇后轉側去看皇帝的神色,等著他表態。只有她一個人暗自在心底幸災樂禍,在如此肅重的場合,能把皇帝和咲貴妃逼到這份上,她不禁對敏妃生出了幾分欽佩。

  見皇帝猶豫不決,咲貴妃泣聲更撕心裂肺:“臣妾求你了陛下……”

  在場大臣們聽了,都情不自禁地為這位母親心疼。

  最終,皇帝將聲音壓沉到極致:“來人,拿免死金牌來?!?br/>
  一旁的內侍長衛長福帶著驚色傾身:“諾?!?br/>
  衛長??觳降卮由聿嗯蕓?,敏妃猶如陰謀得逞,眉眼間難掩竊喜之色。

  而就在這時,漓風仿佛看到了機會,他趁著眾人皆專注于前方,沒人會注意到自己,他暗自退出官員陣列,再一步一步,小心地退出殿外。

  他用最快的時間,向殿外的侍衛做好布署。此外他還特別細心,讓一個侍衛即刻趕去請太醫過來。而他自己一直守在門口,直到衛長福捧著寶貝回來了,漓風頓時將他攔?。骸拔攔?!”

  衛長福先是一驚,愣愣抬頭望他:“小駙馬?”

  漓風鄭重道:“小公主受人挾持,情勢危急,我有辦法能救她,但需公公你配合一下?!?br/>
  衛長福自知事關重大,不敢多遲疑:“請駙馬指示?!?br/>
  漓風便上前一步,將計劃細致說與他聽。

  殿內眾人等候片刻,終于聽到衛長福的聲音:“啟稟皇上,免死金牌帶到!”

  眾人望去,見衛長福走在前面,身后跟著一個手捧寶盒的內侍,兩人低頭小跑著上了御階來到御前,借著呈獻寶盒的間隙,那人微微抬頭,皇帝看清楚正臉——

  原來是漓風喬裝而成!

  皇帝與漓風交換了眼神,漓風點了點頭,雙方都有了默契,皇帝意會漓風已有妙計。

  他打開漓風托盤上的寶盒,取出金牌讓敏妃看個清楚:“馮淑玥,朕現在就把免死金牌送到你大哥手里,一手放人,一手交貨?!?br/>
  說罷,他將金牌放回托盤。

  衛長福也被漓風交代過要怎么做,他領著漓風下階,來到馮氏兄妹身前。漓風始終埋首,為了掩護住漓風,衛長??桃獾痹謁砬?,并主動拿起金牌遞向馮淑瑥,以此吸引敏妃的注意力。

  就在馮淑瑥將要接過免死金牌時,漓風果斷擲出托盤,巧妙地將金牌打飛出去,馮淑瑥與敏妃皆措手不及,漓風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后退一大步,敏妃只顧看金牌飛走,分了神,一下就被敏捷的漓風掣肘,他再順勢一拽,敏妃就和幽夢分離開了。

  幽夢受到突如其來的沖撞,被撞得跌落在地,咲貴妃趕緊撲過來拉住女兒的手,將絲絹塞進幽夢手里,示意她摁住脖子上的傷口止血。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帝姬傳奇:華都幽夢》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