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快三开奖结果双彩网:120.第 120 章


  不過對于羅妃娘娘成了羅嬪娘娘,又從羅嬪娘娘一下子成了羅宮人,  唐菀覺得對自己沖擊不大。

  羅氏也沒有在她身上有什么便宜好占。

  可是這件事對于羅家來說卻如同滅頂之災一般。

  羅氏得陛下隆恩寬容,  一直在宮中做著風光娘娘,得到是后宮嬪妃最好禮遇,  這是羅家在京都立足根本。

  二皇子與大公主因為這些年與羅家并沒有什么往來,  感情不深。

  羅家能指望也只有羅氏一個。

  有羅氏榮寵還有根基,  還有羅氏對大公主與鳳樟影響力,  才能叫羅家在京都之中有幾分光彩。

  可是如今羅氏卻被皇帝給廢了,  這叫羅家頓時大亂。

  還沒等把這個年過去,  羅家就如同沒頭蒼蠅似在京都到處打轉,想要為自家爭出一條活路來。

  如承恩公府這樣太后娘家,就得到了羅家拜見。

  文舅母過來跟唐菀商討文妤嫁妝時候都快要氣死了。

  “我是沒見過這么不要臉人!”她與唐菀之間感情極好,因唐菀真心尊敬她,  把她當做自己親親長輩,文舅母也對唐菀無話不談,  有些話在別人面前沒法說,遇到了唐菀,她就把心里話都給說了。

  一邊捶著胸口氣了半晌,  她便對唐菀說道,  “帶著自家公子姑娘就往承恩公府去了。一臉要跟承恩公府聯姻樣子??醇嗽勖前⒍?,還有個丫頭上趕著嬌滴滴地叫哥哥,  往他身上纏?!?br/>
  唐菀正喝茶呢,  聽到這里差點把嘴里茶水都給噴了。

  “她怎敢這樣!”

  “羅家快衰落了,  當然就不要臉了。就跟唐家似……這京都之中正經顯赫,  后繼有人勛貴豪族,大多都會愛重羽毛,絕對不會做下三濫事??墑羌易逡壞┧ヂ?,就為了自家榮光,反正要么就敗落,還不如不要臉一次?!?br/>
  當初唐萱下手爭奪二皇子毫不在意所謂名聲清譽,不也是因唐家不過是中流人家么。

  文舅母見唐菀抿著嘴角皺眉,便對唐菀寬慰地說道,“不過還好。阿棟雖然平日里笑嘻嘻,瞧著是個和氣脾氣。不過遇到這樣不要臉,他倒是冷淡?!?br/>
  “冷淡么?”唐菀這才露出笑容。

  “不僅是冷淡,說是學他表姐夫呢。直接叫那丫頭滾?!蔽木四感ψ潘檔?。

  李棟表姐夫。

  那不就是鳳弈么。

  唐菀認真點頭說道,“這個好。叫他好好地學。別不說,我家郡王對女子態度,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學學?!彼裁幌氳階蓯竅不段ё盼逆ゴ蜃?,一向都笑容滿面李棟會在這件事上跟鳳弈學。

  不過這是好事,她有什么不樂意。

  倒是她想到羅家這么著急,便疑惑地說道,“我怎么沒見羅家來找我們王府?!?br/>
  只在承恩公府外頭打轉,難道不來拜清平王府碼頭?

  她這話叫文舅母臉色怪異了一下,這才看著唐菀臉色扭曲地說道,“羅家哪里還敢來招惹你。你忘了?嫡庶有別,廣陵侯養母是皇后娘娘這話不是你說么?!鼻迤酵蹂且恍囊灰馕せ屎蟮匚?,羅家還來尋她做什么?

  再在羅氏身上踩一腳么?

  羅家如今只求能與承恩公府聯姻。

  承恩公是太后娘娘兄長。

  只要承恩公府愿意聯姻,承恩公只要在太后跟前求求情,沒準兒羅家榮光就回來了。

  因知道清平王妃是向著皇后,還格外在意嫡庶,羅家就沒敢上門碰釘子。

  羅家甚至都沒有去求大公主。

  大公主自從羅氏被廢到了冷宮,這段日子一點為羅氏奔走求情意思都沒有,冷淡到了極點。

  對親娘都這么冷淡,還指望她幫襯曾經想要坑她婚事母族?

  可別看見羅家更加生氣,再來一個落井下石就壞了。

  因這樣那樣顧慮,因此,羅家如今一門心地求承恩公府答應聯姻,聽說愿意把自家嫡出姑娘嫁給承恩公府庶子,或者愿意以嫡子迎娶承恩公府庶女……不過承恩公覺得就羅家這上不得臺面兒,就算是以家中庶出聯姻都是抬舉了羅家。

  更何況承恩公年老成精,當初先帝寵愛貴妃時候,他一個被貴妃視做眼中釘外戚竟然能安安生生地活著平安到了新皇朝堂,難道當真是個傻子不成?他清楚地看到了皇帝已經對羅氏再也沒有半分寬容,也知道自己更應該選擇是維護皇后與太子。

  所以羅家上門了幾天,承恩公就已經不許羅家再進門了。

  雖然羅家不能再去叨擾承恩公府,可文舅母還是跟唐菀抱怨了一兩句說道,“也不知陛下當初怎么會寵愛這樣女人?!蹦吶呂疃疤燃峋?,心中只有文妤,可是文舅母卻還是討厭看見有女人想要攀附自家女婿。

  唐菀肯定能明白這種心情,急忙好生安慰文舅母,又問文妤有沒有不開心。

  “她嘴上沒說什么?!蔽木四負畹廝檔?。

  “那背后呢?”唐菀在文妤事情上格外機靈。

  文舅母咳嗽了兩聲,這才對唐菀說道,“跟李棟背地里去抽想要把妹子舉薦給李棟羅家公子了。拿鞭子抽?!?br/>
  唐菀不由偷著樂。

  她覺得這像是文妤能做事。

  不過這種想要抽人,一旁還有人給貼心地遞鞭子感覺真很好。

  她覺得很高興看到文妤跟李棟感情這么好,等文舅母與她商量了一番什么時候和承恩公府把這婚事給落實,回去了。她回頭就跟鳳弈說道,“沒想到李棟平常笑呵呵,不像是個厲害性子,做起事來倒是很干脆?!?br/>
  李棟看起來其實就是一個很平常世家子弟。有修養教養,生得不壞,出身也跟顯貴,被家族養得細皮嫩肉,還帶著幾分豪族公子小脾氣樣子。

  可是當真干脆時候,他倒是能當機立斷。

  唐菀夸了李棟,鳳弈心里哼了一聲,一邊把因過年又吃得好睡得香,肥了一圈兒小家伙兒們丟到唐菀身邊,看見鳳念還好,鳳慈那白胖小臉兒圓嘟嘟,脖子都不見了,叫人真心愁得慌。

  這一副襁褓之中只知道吃吃睡睡樣子叫鳳弈看不順眼,也不在意一旁閨女也在呼呼大睡,只叫唐菀靠過來對她說道,“羅家也不過如此。蹦跶不起來了?!?br/>
  羅家本來就沒什么出息人。

  鳳弈也從未把羅家放在眼里。

  倒是見羅家這么叨擾承恩公府,鳳弈便有些不滿。

  承恩公也老天拔地了,上了年歲人,別叫羅家折騰出什么毛病。

  不過如今京都之中誰也不把羅家這熱鍋上螞蟻當回事兒。

  除了鳳樟以外,羅氏被皇帝廢為宮人并不會影響京都任何人。

  只是鳳樟卻有些左右為難了。

  不說羅氏是他能在宮中有力幫手,只說他是羅氏兒子,羅氏有了事,他這個羅氏生皇子自然會受到影響。

  大公主不過是個皇女,又已經下嫁南安侯,羅氏被降位對她影響不大,反正南安侯對大公主依舊珍愛入骨,那些南安侯府族親別都不在意,只在意大公主能叫南安侯成親就已經把大公主當成仙女兒。

  至于羅氏,南安侯府那群人壓根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把羅氏放在眼里,自然如今也不會影響到他們對大公主看法。

  只有鳳樟,如今正是要緊時候……鳳樟眼神晦澀地看到因被承恩公府拒之門外沮喪地來求自己羅家族長,許久之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他先摸了摸自己后槽牙。

  因被鳳弈給踹斷了牙齒,他覺得自己最近牙口都不怎么好了,甚至連自己臉都瞧著有些變化。

  牙沒了,臉自然也有些改變。

  雖然說要害劇痛早就已經是過去事,可是鳳樟卻還是不怎么敢動彈,一動,也不知是精神上還是身體上就疼得厲害。

  不過想到一件事,鳳樟又覺得自己心里生出幾分野心。

  太子大婚一年了,太子妃肚子一點動靜都沒有,宮中與京都都無人催促,顯然都已經默認了太子不能生育。

  如今東山郡王已經成了廢人,能有機會把兒子過繼給太子還能有誰呢?

  鳳樟放眼京都看了一圈,就覺得還是自己機會更大。

  雖然為明月請封皇子側妃封號已經下來了,可明月不管怎樣,出身都只不過是個丫鬟,鳳樟擔心太子會看不上明月血脈。

  他雖然如今不能寵愛府中女人,可是也在考慮著,若是實在不行,就只能先忍著惡心跟唐萱生兩個嫡子了。

  不過這件事還有考慮,他并不著急,只不過是如今與景王漸行漸遠更叫他心中煩悶。

  也不知景王是怎么了,自從出了唐芝這件事以后,景王仿佛想明白了什么,從此對他避而不及。就算是今年,他叫人給景王府送年禮,景王府下人遠遠地見到二皇子府管事,竟然轉身就跑,嚇得大門摔得砰砰作響。

  鳳樟就很奇怪了。

  不過是唐芝影響了清譽罷了,景王府為什么突然對二皇子府態度大變,看見了都要害怕。

  他也曾修書給景王,卻被原封不動地退回來。

  景王這一副避之不及樣子,叫鳳樟覺得失去了臂膀,此刻看著自己這羅家舅舅,好歹也算是個幫手,鳳樟就對他說道,“既然承恩公府不愿意聯姻,就算了吧?!?br/>
  “怎么能算了。殿下,娘娘在宮中被打落塵埃,這也是要影響殿下你。無論從前如何,可是羅家殿下母族,與殿下休戚相關,羅家好了,才能給殿下更多輔助。就如朝堂上事,還有這宮中內外事,若殿下沒有個幫手,又如何成事呢?聯姻承恩公府,太后娘娘也會對殿下另眼相看?!?br/>
  羅家族長這話叫鳳樟心中微微一動。他知道自己確是少人手作為自己幫手,羅家族長也確是說中了自己心坎兒。瞇了瞇眼睛,鳳樟一邊小心挪動自己身體,一邊輕聲說道,“承恩公府雖然在太后面前說得上話,可也并不是只有他家一家能說得上話?!?br/>
  “殿下意思是……”

  “舅舅難道忘記了廣陵侯?”見羅家族長尷尬地看著自己,鳳樟露出了寬容笑容說道,“舅舅不必顧忌我心情。說起來我與廣陵侯之間并無齟齬,不過是陰差陽錯而已。我本還應該感激廣陵侯這十幾年代我受過?!?br/>
  他一副光風霽月樣子,羅家族長心里嘀咕二皇子實在夠無恥,一邊忙問道,“廣陵侯怎么可能幫襯羅家?”廣陵侯只怕都恨死羅家了。

  雖然他無能,不過也知道好歹,羅氏當初坑得廣陵侯成了假皇子,廣陵侯怎么可能不記恨她。

  “空口白話自然不可能幫羅家。只是舅舅難道忘了,母親被廢之前,本想將羅家表妹說給廣陵侯?!?br/>
  鳳樟想到羅氏竟然想叫羅家女跟廣陵侯聯姻,心里就郁悶得跟火燒一樣。

  不過想到羅家女最近奔走想要聯姻承恩公府,這名聲也不好聽,鳳樟目光便閃爍起來。

  只要李穆娶了羅家姑娘,不管是羅家哪個姑娘,他跟羅家捆在一起,就與羅家有了聯系。

  如今李穆得宮中喜愛,他若是能通過羅家影響李穆,那在東宮面前好歹也算是影響力更大了吧。

  用一個名聲不怎么好聽羅家表妹聯姻李穆,他總不是吃虧那個。

  鳳樟就叫羅家族長想一想聯姻之事。

  說起來,這婚事羅家并不會拒絕。都愿意以嫡聯姻承恩公府庶出了,那李穆堂堂廣陵侯,羅家怎么會看不上呢?

  羅家怕是廣陵侯看不上羅家姑娘。

  不過好在羅家姑娘都有好相貌,羅家族長見鳳樟并不以羅家曾經妄想聯姻廣陵侯府惱怒,相反還樂見其成,松了一口氣,回家繼續張羅這件事去了。

  等才出了正月,外頭雪開始慢慢地花了,唐菀趁著這個時候回了文家,見承恩公府鄭重地給文家下了聘,給文妤插戴,便露出了歡喜笑容。

  這門婚事是極好。

  因文舅母這些年只生養了文妤一個閨女,文舅舅又并不是一個非覺得只有兒子才能延續香火世俗人,他就算回到京都重新為官,也不準備再納年少小妾生養,因此文家到了文妤這一輩,只有文妤一個女孩兒。

  若是文妤出嫁到了別人家,那文老大人夫妻還有文舅舅夫妻得多想念啊,倒是承恩公府,就在對門,離得近一些。

  早前文舅母本是跟唐菀說,等自家宅子整理好了就搬出去,如今因文妤嫁到了承恩公府,唐菀就越發地攔著文舅母不叫文家搬走了。

  文舅母不是一個占便宜人,雖然確確舍不得文妤,不再說搬家話,不過卻把家里一處被皇帝重新賞賜下來大宅子還給了唐菀。

  那宅子本是朝中對文家老少受罪這么多年賞賜與補償,唐菀本想拒絕,可文老夫人卻叫唐菀收了。

  “知道你是個孝順好孩子。那宅子雖然好,其實也趕不上咱們現在住。已經占了王府好處,卻不能再三地心安理得受用。這是不行?!蔽睦戲蛉司餉炊嗖ㄕ?,老了卻依舊天真純善。

  然而所謂天真卻并不是不知好歹,只知道索取。

  見唐菀身邊兒女環繞,容貌越發嬌艷,便笑瞇瞇拉著她對她說道,“更何況你表妹出嫁以后,咱們這幾個老本來也用不上那么多宅子。就當做是跟你換?!彼褳獯勸?,唐菀見文老夫人也沒有想叫文家延續香火給文舅舅納妾,再看看外頭風風火火張羅著給文妤收拾嫁妝文舅母,到底笑著點了點頭。

  “那我就收下了?!?br/>
  “這才對?!蔽睦戲蛉碩倭碩?,便對唐菀輕聲說道,“日后你們表姐妹,還有阿逸,要相互扶持啊?!?br/>
  唐菀認真地點頭。

  “您放心,表妹是我和哥哥一輩子表妹。我和哥哥就是表妹娘家?!?br/>
  “這樣我就放心了。你表妹是家中獨女,日后文家也不會添丁進口了,雖然說嫁得舒心,可也得有娘家兄姐親近著,這心里才踏實?!?br/>
  文老夫人這句話,就是表明了態度。

  她雖然是婆婆,可是卻不會因為兒媳無子,就壓著兒媳納妾了。

  “好?!碧戚乙裁靼孜睦戲蛉艘饉?,依舊輕輕點頭。

  文老夫人便笑了笑,對唐菀說道,“這兒子閨女,只要是咱們家血脈,無論男女,都是香火?!彼丫曇禿艽罅?,可是說這句話時候卻擲地有聲,唐菀怔怔地看了文老夫人一會兒,方才輕輕地說道,“我也是這樣想。當初哥哥還沒有過繼,我就想著,我就是父親與母親香火。其實生兒子生閨女,只要血脈在,區別不大?!?br/>
  她其實這話是為了文舅母說,文老夫人便平和地說道,“在我心里,你舅母與親閨女沒什么分別?!?br/>
  當年被抄家,書香門第出身小姐變成了彪悍活土匪,抱著小小女兒一心一意地跟在他們這些被抄家戴罪犯官家眷后頭,她看著她變得彪悍,學會了抄家,學會了嬉皮笑臉,學會賽音字,只為了能求押解他們差人多給他們一碗水。

  她拼命地把嫁妝塞給差人,好不容易才能叫差人答應兩個老東西坐在板車上,不必千里跋涉,戴著鐐銬走到關外去。

  板車那么小,坐不下人,她把孩子往他們懷里一塞。自己跟在他們車子后面走,磨爛了腳。

  文雅后宅女眷,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一雙腳鮮血淋漓,卻一臉若無其事地兇巴巴地叫他們老東西們少看沒用。

  或許是文妤都要成親了,文老夫人就忍不住想到了曾經很多事。

  兒媳這么多年沒有再生養,也是因那時候艱難壞了身體。

  從那以后,她就想,就算文家只有阿妤一個也無所謂。

  什么孫子香火,文家能活下來沒有跟那些同樣年老老人一樣死在被流放關外途中,如今日子都是撿回來。

  這樣一想,就真不重要了。

  她只是感到慶幸,唐菀與唐逸是這樣好孩子,日后與文妤總是能同心協力,把日子過得更好。

  文老夫人覺得現在日子很好。

  安穩又輕松,等日后文妤和李棟成親了,有了孩子,還可以看見重外孫,多好啊。

  她這樣高興文妤定親,唐菀也忍不住高興,回了王府跟鳳弈提及文老夫人對女兒兒子態度,鳳弈倒是有些另眼相看。

  能不在意兒媳沒兒子可不多。

  不過文老夫人這樣態度卻是叫鳳弈十分敬重。

  “日后如果你愿意,就把兩位外祖請到王府來照顧奉養?!狽鏞畝蘊戚宜檔?。

  “還輪不上我呢。舅舅與舅母怎么可能答應叫外祖父外祖母住到我這兒?!碧戚易鈧牢木司誦⌒難哿?,哼了一聲也就罷了。

  她只覺得文舅舅是個小心眼兒。

  可是卻不知過不了多久,最小心眼兒,就站在自家侯府門外,臉色陰郁地看著正對自己露出嫵媚與愛慕笑容羅家姑娘,片刻之后,陰沉沉臉上露出一個叫人背后發涼笑容。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重生后成了前夫的心尖寵》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