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快三开奖跨度查询:是第1616章算是圓滿


  政治上的事情千變萬化,可能誰都無法預料,但是有一點,按照概率來說,張家良有一個光明前途的概率非常大,或者說張家良成長為華夏國重量級領導的概率非常大,國外的媒體拼命的解讀,在國內媒體對張家良的報道也沒有落后,就在張家良成為邊南省班長的當天,著名搜索引擎度娘對于“張家良簡歷”這個詞搜索量急速飆升,張家良正式踏入了華夏國政治風云人物的行業……

  張家良成了邊南省的班長,這已經失去了懸念,大家便對邊南省省長的人選充滿了好奇,不知道這次中央會給張家良配備一位什么樣的副班長?會再次給邊南的政治生態帶來新的波動嗎?但是天不遂人愿,新班子的調整并沒有像人們預期的那樣如期而至,除了張家良暫時兼任著省長的職務之外,班子中其他所有人都沒有調整,一切照舊!

  省委常委樓,這是張家良新的辦公場所,他也正式成為這幢樓的主人,他是足足拖了一個多星期才搬到這邊來辦公的,當天早上,省委秘書長平世雄為了等他的到來,在門口足足等了半個多小時,平世雄早就替張家良安排好了一切,辦公室按照張家良的習慣布置得一絲不茍,張家良默默的在自己新辦公室轉悠,忽然冷不丁的對平世雄道:“老平,你懂風水?”

  一句話讓平世雄很是愕然,忐忑的點點頭說道:“懂一點點,讓書記您見笑了!”

  張家良笑了笑沒再說什么,平世雄看來還真是用心了,房間中的布置很考究,不僅只注意樣式,連擺放方式都參照了傳統風水“八游星”中四吉星和四兇星的方位考慮的,常委樓雖然辦公室很多,但是要很苛刻的找到一間方方面面條件都令人滿意的辦公室是很不容易的,平世雄的確是花的心思不少。張家良不懂這些風水之術,但是他經?;嵫卸烈恍┕攀?,偶爾能涉獵到類似的學說,所以也算得上是略知一二。

  “老平,其實沒必要這么麻煩,我看以前魯書記辦公的那間就很好,這樣一換,大家都跟著動,太過麻煩大家,沒有必要嘛!”張家良緩緩開口道,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平世雄一愣神,一時不知道如何回答,魯萍的辦公室好是好,但是魯萍畢竟是犯過事的人,她用過的辦公室,平世雄又豈敢安排給張家良?又有幾個領導不忌諱這個?

  當然,平世雄想得要更復雜一些,因為他在魯萍時代就是秘書長,魯萍的辦公室參照的也是他的意見,平世雄還專門發揮自己的“特長”給魯萍辦公室破過煞,可最后魯萍還是落到如此的下場,現在平世雄又如此“用心”的給張家良挑選辦公室,是不是這中間又有什么微妙的東西?實話講,現在的平世雄整天戰戰兢兢,理由自然是他一直跟著魯萍,唯魯萍馬首是瞻,以前和張家良也都不怎么對付,最多也就是一個面上熱,現在魯萍落馬了,張家良到了書記的位置上,他這個秘書長的位置就很尷尬了。

  張家良要是想動他,說都說不出什么,畢竟張家良要掌控省委天經地義,而省委秘書長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雖然現在張家良并沒有更換他,但是在外人的眼中,他顯得特別礙眼,而在這個當口,平世雄甚至都不敢想退路,生怕活動多了,組織上也查他一查,雖然應該查不出問題,但是在黨內被查過和沒被查過區別很大,是絕對不可以劃等號的。

  沒問題的人,被組織上查過,這也很容易授人以柄,動不動就會拿出來說事,所以,這很多天,平世雄根本就沒睡過一個囫圇覺,他完全是對自己高要求,就像當年“奮斗”的時候一樣,省委大事事無巨細,他親自過問,時時警惕、時時反省,生怕出現一絲差錯,邊南變天這才幾天功夫,他整個人已經瘦下去一圈。

  張家良坐在辦公椅上,桌面已經擺好了各類需要他批閱的文件,張家良隨便拿起一份,瞟了一眼,抬頭對平世雄說道:“老平,像這類文件可以送莊書記那邊,大家各自都有分工,按分工來就行了!”平世雄連連的點頭,眼睛看向張家良,神『色』頗為復雜,張家良初任省委書記,但其神情輕松,一看就是心里有底的那類人,看來邊南的這個局已經全部進入他心里了。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草根首長》的書友還喜歡